顾南辞对此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

  “爸爸,你说妈咪会不会揍小舅啊?”顾南辞从来没有因为功课的事情而烦过顾诺,因为所谓小天才是从来没有学习上的烦恼的。

  顾墨寒,“那得看他自己造化了。”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不远处房门里伊凡可怜巴巴的哭声,“姐,我错了…”

  顾南辞:……

  好像还是很不靠谱的样子呢。

  趁着顾诺不在,顾南辞又想到了件事关自己的大事,“爸爸,你们是不是也打算把我送去基地读书?”

  顾墨寒没瞒他,看向他,“怎么,你不想去?”

  顾南辞沉默了一会儿,托腮,“倒也不是,去那边学习应该很有意思。”他从小独身惯了,即使现在重新拥有了家庭的温暖,但是本人性格就是很淡,唯一爱好就是学习。

  这点完全遗传了顾墨寒,作为父亲顾墨寒当然也看得出,这小家伙性子很随他。

  “我倒是有考虑过让你继续在国内读书,沾点烟火气。”顾墨寒说着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  顾南辞摊手,“国内国外都无所谓,我爱学习,学习爱我。”

  周围仆人管家听了心里都是老泪纵横!

  瞧瞧,这是多么难得一个宝啊!

  以后学习都不用人操心!

  顾墨寒也很意外他的回答,俊眉微扬,“这么乖?那怎么不听话把自己的头发染回来?”

  “这叫艺术。”顾南辞不听,摸了下自己扎的小揪揪,得意道,“妈咪也觉得我这样很好看啊。”

  顾墨寒无情打击,“哦,那随你。别怪我没提醒你,年纪轻轻频繁染发很快就会变成秃头。”

  顾南辞丝毫不慌,更加淡定,“秃头和基因有关,爸爸,你要对自己有点信心。”

  顾墨寒:……

  他感觉有被冒犯到。

  顾诺检查伊凡作业后,发现差强人意,但即便如此,在一些大是大非上,他似乎总是能做出令人惊讶的判断。

  就比如说在对于苏夜和索多玛的态度上。顾诺不能理解,“为什么你宁愿杀苏夜,都不愿意干掉索多玛?仅仅因为他是你皇兄吗?”伊凡因为是个问题已经被骂过了,但还是摸了摸鼻子,“苏夜想要当王,我当然不能让他得偿所愿。皇兄是个很普通的人,不会干出谋害大臣这种事,一切的原因,很有可

  能都是苏夜一手挑唆的。”

  “我如果回去,又怎么能留他呢?”

  顾诺皱眉,“可是想你死的却是索多玛,伊凡,你到底为什么护着他?”

  “姐,如果我真的杀了他,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伊凡迷茫的看着她。

  顾诺不假思索,“你会变成王。”

  “可那不是很讽刺吗?”

  顾诺美眸一沉,“没有所谓讽刺与不讽刺,别逼我说重话。”

  伊凡见她要生气的样子,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“我只是觉得,姐姐比我更适合这个皇位。”“从前的顾诺都已经死了,在很多人眼里,无论克鲁斯王朝怎样繁华那都是过去的事情,如果我做王,我必须要舍弃现在已有的亲情和爱情。”顾诺说着,语气变得有些凉

  ,“你们图特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买一送一:总裁爹地,请签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冲上门只为原作者溪落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落雨并收藏买一送一:总裁爹地,请签收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