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东家。”

  “东家。”

  来回挑泥的工人,纷纷对宋福生他们点头。

  九族汉子们也冲他们回点。

  像宋富贵这样会说话的还会喊句:“麻烦你们了,费心啦。”

  而宋福生是心想:我哪是东家,我也没掏钱。

  宋阿爷小小声道:“祁掌柜说,是陆大小姐非让来给咱盖的,我说不用不用,他们非要。”

  “阿爷,不是陆大小姐,是陆畔。啊,就是小将军。”

  “恩?”

  而宋福生已经绕着外围开始四处查看了。

  青砖的价格,他了解。

  以前他也问过一平米大概需要多少砖。

  这些他心里是有数的。

  也正是因为门清,才会看到拓建的大院子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  陆畔那小子,应是给他姐、他祖父写信了。

  按照天数算,是他们才到海边就写了。

  陆畔那小子,给他们盖这院子,应会花不少银钱。

  知道有多大吗?

  宋福财指着后身盖好的围墙问弟弟宋福喜:“这里,以前是不是过了河的那片荒草地?”

  “是,大哥,金宝还在这搭个棚子站岗嘛,这、这?现在都成了咱院子里的,看来将草都拔完了。”

  宋富贵:“再拓宽就要拓到河里了,全部盖完这得需要啥时候,难怪干活的有那么些人。这都是哪找来的?不是壮丁都抓前线去了嘛?”

  田喜发摇着头感叹:“不敢认,要是我一人回来,会以为进错村了。”

  “你们摸摸,全是青砖的,”王忠玉摸着墙体道。

  “还摸啥呀,这一大片,瞎子都能看见。”

  这些话,都没说错,只宋富贵稍微有点夸张。

  那围墙不仅不能拓进河里,而且离河边还是有些距离的,毕竟河边地不好。

  但是也做到了,差不多能圈上的都圈上。

  宋阿爷一看宋福生不吱声,以为自个是哪做错了。

  早在之前,他有先问家里小子们,紧接着就问过陆畔情况,知道挺好的。

  挺好的就放心了。

  所以老爷子眼下着急解释的是:“我拦了,你媳妇也出头拦过,可是那位祁掌柜就非要盖,还让我们别难为他,让我们该干啥干啥去。”

  宋阿爷挺担心别人会觉得好像我们卖命送粮,是为了这个院子似的。

  是,十五户的大院子,俺们确实是舍不得盖全是青砖的。

  但真没指望别人给盖。

  而且要是将给陆畔送粮路上的花销算上,加上之前准备的花销算上,别小瞧那些钱,东一把西一把,自家花空了曾经让他兴奋了一个月睡不着觉的上千两银。

  其实老爷子是很苦恼的。

  他很想说:要是换买砖,也扑了平了,打个平手。结果还变成是小将军给盖的院子,再让外人觉得像咋回事似的。

  有些东西,真与钱没关系。

  要是去找源头,没有小将军罩着,他们也挣不来。可能就被征兵征走了。

  这就是他们这十五户都能想开的原因。

  只能说,这是越相处捆绑的就越紧的人情帐。

  宋福生瞟眼老爷子,“阿爷,倒是你别多想。”

  “那我没做错啊?”

  “您能拦住他们吗?我什么时候说您做错了,咱有啥可多寻思的,来来来,阿爷,快给我们说说,咱院子怎么有个池子?”

  说起这个,老爷子急忙介绍:“人家带盖房子会看风水师傅来的。”

  “怎么说?”

  “我先讲咱这院墙。没瞧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冲上门只为原作者YTT桃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YTT桃桃并收藏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