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咻的脸红的就跟小龙虾在水里煮过一般,红的几乎要滴血了。

  她“啪”一声将抽屉关上了。

  傅沉寒看着她的背影“怎么了?码数不对?我目测着……”

  姜咻瓮声瓮气的打断他“……没、没有不对。”

  她羞的不行,一点儿都不想跟傅沉寒这个老流氓讲话,飞快的找了一套睡衣,想了想,还是鼓足了勇气胡乱的拿了一套内衣出来,团进了衣服里面。

  傅沉寒看见一点淡紫色,懒洋洋的道“小朋友,叔叔比较想看你穿那套粉红色。”

  姜咻“……”

  要是她是个茶壶,这会儿头顶上一定在吭哧吭哧的冒烟。

  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羞耻了,她瞪了傅沉寒一眼“你不要再说话了!

  难得的,被人瞪了傅沉寒也不恼怒,反而觉得她眼睛明亮又水润,看得人心痒痒,还挺有意思的。

  姜咻几乎是用逃的速度进了浴室。

  盥洗台上,原本只有一套洗漱用品,现在却又摆放了一套,是十分清雅的薄荷绿色,毛巾是奶黄色,还放了洁面乳和一些护肤品,周到的一看就不是傅沉寒弄的。

  姜咻看着镜子里红着脸的自己,撇了撇嘴。

  她洗了个澡,穿上睡衣才发现这是一条吊带裙,长度挺中规中矩的,遮住了膝盖,淡淡的米黄色看着十分温暖,衬着她瓷白的肌肤更是好看。

  姜咻吹干了头发,出来的时候发现傅沉寒已经躺下了。

  她自觉地铺好了地地铺,睡了一晚上后发现地铺其实还挺舒服的,因为有地龙,一点儿都不冷,被子也蓬松舒适,软绵绵的躺着也不硬。

  姜咻把自己裹进被子里,思虑着自己应不应该给傅沉寒说一声晚安,就听傅沉寒道“你家里人叫你什么?”

  姜咻一愣,想了想,皱起眉头道“就、就叫我姜咻呀。”

  或者就是“狐狸精的女儿”“私生女”“赔钱货”“贱人”之类的,反正不是好词儿,她不想让傅沉寒知道。

  傅沉寒翻了个身,声音有点淡“我是说你妈妈,你外公,都叫你什么?”

  姜咻想了想,“叫我姜姜。”

  傅沉寒笑了一声,“你妈妈就那么喜欢你爸?”

  姜咻沉默了一会儿,才小声说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  “姜姜。”傅沉寒忽然说“讲一个睡前故事来听。”

  这个乳名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叫过,乍然听见,姜咻的脊背都绷直了,她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,觉得寒爷也挺可爱的,竟然要听睡前故事,她想了想,道“那……寒爷想听哪种的呀?”

  “随便。”

  姜咻想了想,她听过的睡前故事其实也寥寥无几,都是兰锦兮讲给她的,后来母亲去世,就没有人给她讲睡前故事了。

  想了好一会儿,她才想起一个来,名字记不清了,好像是叫做树精灵和雪人。

  她声音清甜,缓缓地回响在室内“从前呢,在一片大森

  林里,生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偏执老公宠上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冲上门只为原作者姜咻傅沉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姜咻傅沉寒并收藏偏执老公宠上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