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个上京人1984年为了圆出国梦,卖了鼓楼大街一个四合院的房子,凑了30万,背到意国淘金。风餐雨宿,大雪送外卖,夜半学外语,在贫民区被抢7次被打3次,辛苦节俭,如今已两鬓苍苍,30年后,终于攒下1000万打算回国养老享受荣华。一回上京,发现当年卖掉的四合院现中介挂牌8000万,刹那间崩溃了……”

  “川哥,这个故事你编的吧,房价卖到8000万,你问问你自己,你觉得可信吗?”

  “我信啊!”

  “我才不信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就在这时候,电话响了。白小川拿起电话。

  “你好,是白小川同学吗?”

  “是的,请问你是?”

  “哦,我是你室友,看到你在行李上留的电话字条才打给你的,是这样的,寝室的人都到齐了,差你一个,晚上我们准备去吃一顿,熟络一下感情,请问你有时间吗?”

  “好的,好的,我马上回来,有时间的。”

  说完,白小川就和苏诵说差不多该回去了,要和室友们认识一下。

  苏诵点了点头,拿着手机晃了晃:“川哥,反正有事你就打我电话,随叫随到。”

  回到寝室后,寝室门是开着的。

  白小川往里一看,呵,一屋子人。

  白小川费力地用手在门上敲了几下,笑呵呵地跟里面的人说:“大家好,我叫白小川,大家的室友。”

  寝室三人早已等候多时,他们四个分别作了自我介绍。

  他们分别从年龄上给每个人排了一下身份,那个年代的学生也不知怎么滴,特别吃这套。

  白小川是老三,老大叫做冯艾,是东山人,因为年龄最大,他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个寝室的寝室长。

  老二就是白小川的上铺,叫做钱枫,这个小伙子长得也不错,和白小川一样也是苏江人。

  而老四马建是个北方人,别看他年龄最小,但是块头可不小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两天后的早上7点50分,一片穿着迷彩的新生们站在体育场外,排成众多条队伍,进入体育场。

  军训按照按身高列队,安排教官,划定方队训练地点,熟悉军训口令,很快一天的军训就这么过去了。

  军训第二天,以“治校严谨”著称的上京民大便原形毕露。一系列宿舍卫生标准、校纪校规、学生行为规范,下发到每个新宿舍,其中有条规则很夸张,就是地上必须一根头发也没有。

  饭后,学生们还要被军训指导员一个个教他们如何叠被子。

  白小川早就知道了。晚上在食堂吃饭后,他到学校超市买了两盒香烟。指导员带着自己的被子来到白小川的寝室,他们都是用自己的被子示范。经过两次折叠示范,他正带着被子要离开,白小川拉住指导员。

  白小川从口袋里掏出两盒烟递给他:“教官,我刚才不记得几个地方了。”

  接着他又指着被子继续道:“请再帮我们示范一下吧。”

  指导员看了看手里的香烟,把它们放在口袋里,让白小川去洗手间拿点水,然后找一根筷子。几分钟后,老师去了另一个宿舍。

  看着指导员“做出”的豆腐块和自己床上松松垮垮的新被子,宿舍里其他3个男生都傻了。

  白小川小心翼翼地把指导员为他做的被子放在床头,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厚厚的毯子。

  看着白小川的动作一气呵成,钱枫不由得感叹道:“老三,你真鸡贼啊!”

  毕竟他们全都是才敢刚踏入大学的愣头青,这些事情哪有白小川想得周到?

  军训到了第三天后,众人早就累的不行了。晚上四个人躺在床上哭天喊地地。

  “卧槽,这tm的也太累了吧。”

  白小川也是觉得全身酸痛的,连自己的脖子都被晒破了层皮。

  就当白小川昏昏欲睡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

  “白小川,在干嘛呢?”

  “躺着啊,能干嘛?”

  是林素琪打来的,不知道为什么,当发现是林素琪的来电以后,白小川身上的疲惫感竟然少了不少。

  “这几天军训累吧。”

  “你觉得呢?”

  这句话并不好笑,但是也不知为啥从白小川嘴里说出后,林素琪咯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
  “大小姐,这有啥好笑……”

  “哎呦,老三在和女生打电话!”

  听到“大小姐”三个字,钱枫马上意识到什么,便起哄道。

  寝室三人都还是单身,个个都是还没满20岁的年轻小伙子,血气方刚的。

  当他们知道白小川在和女生打电话的时候,心里一阵羡慕嫉妒恨啊。

  “弟妹,有没有室友,介绍一下啊。”

  “嫂子,我也要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钱枫在寝室大喊大叫着,白小川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改写过去19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萌宝冲上门只为原作者被逼当上火箭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逼当上火箭队并收藏改写过去19年最新章节